TEAMLAB『活著』

TEAMLAB

2011年4月10日 – 2011年5月8日

Life survives by the power of life ©2011 TEAM★LAB All Rights Reserved.

大自然的賜與及威力,與文明的發展及破壞,彼此是有連續性地,緊密相接。沒有所謂絕對的惡意,但也無法只是以漂亮的場面話來敷衍。或許已無簡單易懂的正解,連情緒都無法釐清。即便如此,在任何狀況之下,都不絕望繼續前進活下去。對於此時此刻,所有一切全部肯定,TEAM LAB展覽『活著』。

▉作品概念

「超主觀空間」

日本的一切,皆為超主觀。對世界而言,或許這便是對未來的提示。

社會、文化、文字、語言。日本的一切,皆為超主觀。這在現代的次文化,如漫畫、動畫、電玩的故事文脈到視覺上都以特別強烈、濃密且簡單明瞭的手法表現出來。這些,都是從很久很久以前,日本人與今日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的時代開始,不知不覺傳承至今。

日本的藝術被稱為二次元的藝術,以十分概念式的手法表現空間。但是我們卻認為,在從前日本人的眼中,空間看起來就是水墨畫或大和繪般的形式。如同現代人看到以遠近法所呈現的繪畫或照片時,就能想像其空間一般,從前的日本人是否看到水墨畫或大合繪時就能想像空間呢?而不是覺得繪畫是很概念式的、或是很平面的。平面的日本藝術與使用遠近法的而較客觀的西方藝術,其空間根據不同的原理而存在著。其空間,我們就稱之為超主觀空間。

如果,在日本的平面繪畫中,空間因不同理論而存在的話,便有重現的可能性。為了重現日本先人們的空間認識概念,我們將立體構築在三次元空間上的世界影像化。藉此,觀賞者不再是客觀地看影像世界,而能體會到影像世界與自己所存在的世界,是曖昧且一體兩面的全新表現。因此我們認為,當影像重新構築空間時,或許就能超越名為空間的物理性制約,接觸到更身體性的體感。本次的展覽,便是對這疑問的嘗試。

過去,人們以較主觀的角度看待世界。但即使如此,客觀的世界,卻似乎將所有的主觀世界都隔絕在外。 然而,網路遍佈全球,人們彼此能夠直接聯繫,開始以自己的觀點向他人傳達訊息。因此,長久以來人們以客觀主義為基準來看待世界的方式,也開始窮途末路。這個世界,已然無法以客觀的方式一言蔽之。

今後,在這超資訊化的社會中,不論是表達方式、科學乃至社會秩序,或許我們真正需要的是,取代客觀世界觀的主觀世界觀?

『因追求世界的正義,而對戰爭開始感到違和』的想法,與『開始覺得以動漫風格描繪的女孩還比照片拍的女孩可愛』的想法,這些一定都相連在一起。

將主觀的世界視為可重現的世界,層層解析之後,或許就可以發現通往未來的提示。